房子的用途,体现了一个人的格局

人生千姿百态,难免有层次的区别。

人,离不开衣食住行。因而从住房来判断他的层次,是可取的。

房子不在乎大小,在乎风水。有好风水的房子,让人春风得意,更上一层楼。

房子的用途,体现了一个人的格局。

建房子、买房子,用来干嘛的?

大部分的人都会说,就是用来“住”的。

有一部分人,会说“用来炒作”的,可以当成一笔买卖。也有人,把房子当成了面子,压根没有想过有什么用途。

做人要有远见,很多家庭,房子的事情,是百年大计。涉及到一家人定居、谋业、婚姻等。

相对来说,能够考虑到房子的实际用途,还有安居乐业的大事的人,层次更高一些。那些用房子来炫耀、或者炒作房子的人,层次就低很多了。

北宋时,苏轼在杭州做太守。他上任没多久,当地就遇到了饥荒和疫情。流离失所的人很多,非常可怜。

为了救助群众,苏轼带头捐出五十两黄金,又多番筹措资金,建立了“安乐坊”,用于收治生病的穷苦人,还安排人施舍粥,亲自去寻医问药。

苏轼在文章中写道:“去年春,杭之民病,得此药全活者,不可胜数。”

后来,朝廷认为,杭州处于交通发达的地方,突发状况很多,应该长期保留救灾的房子。因而,把安乐坊,更名为安济坊,并配备了专门的管理人员、医护人员。

无独有偶,在汶川特大地震中,什邡很多房子都塌了。妇幼保健院里的女人、孩子们,无处安家。

罗汉寺因为地基扎实,房子得以保全。住持素全法师打开寺门,把女人和孩子安顿好,组织僧人熬粥,开展施救。

房子是用来住的,不仅自己要住,在困难时期,还可以让需要的人住进来。房子里,有了关爱之情,有了人间的温暖,里面的人会显得高贵。房屋的主人,真正德高望重。

那些守住房子,不让任何人进门的人,虽然富有,但是显得冷漠。如果连兄弟姐妹都拒之门外,那就是家庭要走向失败的征兆,令人遗憾。

房子的摆设,体现了一个人的综合素质。

有了房子之后,如何装修?装修之后,要摆上什么家具?这些表现,是一个人的审美观,还体现了做人的智慧。

有的房子,外表高大上,但是里面却是一副破败的样子。

有的房子,外表朴素,但是里面却富丽堂皇。

也有一些房子里的东西,不堪入目,房屋变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。

《金瓶梅》里的西门庆,家底殷实,他的房子价值三千两银子的样子。在当时,属于非常富丽堂皇了。

令人惊讶的是,西门庆也装修了书房,体现自己的文雅。可是他的书房里,少了文房四宝,也没有读书的声音。倒是放着一些“汗巾、手帕、银子”等,非常庸俗。

走进书房,但是没有书香,这是挂羊头卖狗肉。明眼人都知道,这是低级的房子。

《红楼梦》里的林黛玉的房间,就显得高大上。有很多的书,桌子上还有笔墨。窗户上挂着软烟罗。从她写的诗词,也能发现,书房和人,相得益彰。

现在,很多家庭,也会装修书房,还有很多的书,摆放很整齐。可是书上的灰尘,明显就很厚了。这样的书房,也是令人难受的。

此外,看卧室,能知道主人是否爱干净,夫妻感情好不好;看厨房,知道家庭的烟火气如何;看卫生间,知道主人的生活习惯。

房屋摆设越让人舒服,说明主人的层次越高,能够考虑到生活的方方面面,不仅方便,还能给人温馨的感觉。

房子里的人缘,体现了一个人的真实生活。

虽然,我们不再喜欢“高朋满座”,但是我们的房间,仍旧有客人来。也有亲人,常常来小住。

房屋里有什么人,什么人常常在聚会,体现了人脉关系。

俗话说: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”从家里的来客,能够看到主人的层次。如果是低层次的客人很多,那么主人的层次,不会高到哪里去。

唐朝的刘禹锡,住在很简朴的小屋里,但仍旧受人追捧,留下一句:“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。”

看看刘禹锡的朋友,都有谁?白居易、裴度、韦庄......

他和朋友,不仅一起煮茶,还一起写文章,留下了《汝洛集》《刘白唱和集》《刘白吴洛寄和卷》等。

他年轻的时候,还结交了吴兴的著名禅僧兼诗僧的皎然和灵澈。

要知道,房子里来了高人,蓬荜生辉。你也会被高人影响,从而节节高升。

现在,有爱心的城里人,会把钥匙给父母,让父母常来住一住,体现孝道。也会和邻居友好,甚至互通有无,互相帮助。

有了房子,还有了好的人缘,人生的发展,就容易多了。

最可怕的是,有人在房子里,商议偷鸡摸狗的事情,或者是夫妻吵架。这样的房间,虽然人多,热闹,但是主人的层次,显然很低。

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

如果一个人要改变自己的层次,就要内外兼修,不要以房子的奢华程度来论英雄,要在积极改善人居环境的基础上,修炼自己的格局、提升谋生的能力、与人方便自己方便。

有人住高楼,为非作歹,低级。

有人藏深沟,仰望阳光,高级。

不要抱怨层次的高低,而是改变自己的认知,用心奔赴美好的前程。